同时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24 20:22    次浏览   

为此,蓝皮书建议,北京中心城区的人口疏解应从城市功能疏解入手,采取措施鼓励行政机构、事业单位向新城迁移。要对向新城搬迁的单位给予适当的政策优惠,而对于在中心城区的行政机构和医院、学校、科研等事业单位则采取适当限制发展的措施,如限制医院在中心城市改建扩建、限制学校扩大招生规模等。

蓝皮书还建议,同时要提升新城的吸引力,提升对人口与产业的拉力,促进新城功能完善,实现新城公共资源与中心城区的均等化,降低郊区生活成本,提高远郊区生活便利程度。同时,对迁出中心城区的企业给予不同税收减免,引导不同产业、商业在城市空间上的重新分布。

蓝皮书指出,随着北京人口规模的急剧膨胀和产业发展,“大城市病”日渐突出,城市拥挤成本上升,人居环境恶化。北京城市化发展进程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城市人口的空间布局重构势在必行。

“北京中心城区的人口疏解应从城市功能疏解入手,鼓励行政机构、事业单位外迁,保持中心城区房价适当高位,增加中心城区的生活和办公成本。”25日发布的《京津冀蓝皮书》作出上述表述。

蓝皮书认为,“卧城”并没有起到疏解人口的作用,由于居住和工作的不平衡,导致上班时间大量人口从周边向中心城集中,下班时,人们又从中心城向周边散去。通勤距离的大大增加,不仅增加了通勤时间,也增加了居民的生活成本,更加重了上下班时段的交通拥堵,还带来了极大的环境压力。

“要控制中心城区的建设速度和密度,保持中心城区房地产价格的适当高位,增加中心城区的生活成本和商务办公成本,推动企业外迁,减少中心城区的就业人口。同时促使更多居民到新城居住置业,从而达到疏解中心城区功能与人口、缓解中心城区环境与交通压力的目的。”蓝皮书建议。

蓝皮书指出,在以往新城的建设中,由于过于强调转移中心区人口这一目标而忽视了生活与工作配套设施的建设,使得北京的望京新城、回龙观等许多新城变成了有业无市的“卧城”。

这本由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蓝皮书,就京津冀城市群空间优化与质量提升、北京城市功能疏解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和探讨。

“要实现区域联动,着眼整个首都经济圈实现功能疏解。” 蓝皮书认为,类似北京这种城市日常功能的疏解范围应该是距离城市1-2小时的车程,也就是100-200公里的范围之内,所以北京城市空间功能疏解的主要方向应该是打破行政区域,充分利用交通条件较好、生态相对健全的地区优先发展中小城市,对北京中心城区的过度集中进行疏解,缓解空间压力。

“北京市中心城区功能过于集中,大量的人口、企业和休闲、娱乐、购物场所集中在中心城,众多的优势强烈地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口和企业的聚集,北京中心城区人口在近10年中内城出现了人口反弹增长。”蓝皮书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