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了解到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30 08:09    次浏览   

“当初,政府说,要打造品牌,外界并不看好,招商也只来了1家。是我们响应号召,四处筹钱,自力更生开了小排档,经过多年的努力,才一步步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我们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又变成了违法建筑?”多家餐饮店负责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王光和表示,由于可耕种的土地太少,过去村民大都以打渔为生,而18家餐饮店已安置了大量当地农民,包括一线工作人员和二线养殖种植相关人员。这些人,有许多是没有文化的村民,有的甚至没有出过村。如果强制拆除餐饮店,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就业的问题,而是关乎生计的问题。

排污也好,违建也罢,南渡江畔餐饮店的问题之所以迟迟无法得到妥善解决,与这些餐饮店涉及沿江群众就业、耕地、拆迁等多方面利益紧密相关。记者了解到,几乎所有的餐饮店都是由当地人经营的,而员工也大多数来自本地。维护店方权益与维护公共权益,二者是彼此对立,还是可以共同兼顾?这备受关注。

对这些餐饮店,城管部门拆除通知书的下发应该区别对待——对于确实是违法建筑或抢建的违法建筑,应坚决予以拆除。而对于那些没有申办用地和建房审批手续,但不违反城乡整体规划,应该允许补办相应的手续,经过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查,可认定为合法建筑。

不少市民认为,这些餐饮店不应该一拆了之。“我经常去那边吃饭,他们的生意不错,说明有市场需求。排污和违建都是可以整改的,政府部门要做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拆了之。”海口市民俞先生说。

在调查基础上,联合调查组形成的处理意见是,上述餐饮店必须限期改正,分流从业人员,同时自行拆除;对不愿进行自拆的餐饮店,区政府将采取联合执法,依法予以强制拆除。

相信如果南渡江沿岸餐饮店的建筑如果合法化后,这些投资者的信心和投入会加大,这对该行业是一个有力的推动。

“餐饮店也许确实存在环保方面的一些缺陷,但是应该先让环保部门引导我们,作进一步规范整改,而不是连改的机会都不给,就将餐饮店拆了。”南渡江酒乡负责人王光和说。

据悉,城管部门下发的自行拆除通知书的内容大致为:建房业主未经规划许可,从事建设房屋,此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40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3条的规定责令改正,改正措施为自行将违法建设的房屋拆除,并清理现场。

但是《行政处罚法》的行政处罚行为,除了有强制拆除外,还有限期整改等其他的处罚方式。结合本案例来看,由于南渡江沿岸餐饮店的违规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所以限期整改的处罚可能相对更加合理。

符永康告诉记者,龙塘镇18家餐饮店都是1990年代起步的,慢慢赚了钱,进一步投入,餐饮店才渐渐有了今天的规模。这一过程中,政府有关部门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相反,政府之前鼓励企业投资农家乐,鼓励农民拿出荒芜土地与企业共同发展休闲农业,提高农民收入。

琼山区分管南渡江餐饮店整治项目的副区长王敏表示,南渡江畔餐饮店的排污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餐饮店没有环保手续,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违法排污的行为。调查组的决定是明确的,政府会具体落实,稳步推进,争取彻底整治。

万某则强调,对这22家企业的拆除,将用分批、分期的方式进行。整个拆除工作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这是考虑到22家餐饮店的拆除将涉及数百人的就业问题,所以留出几个月的时间,让相关人员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新工作。在此期间,政府部门将和相关社区、居委会一起做餐饮店相关人员的思想工作。

7月20日,琼山区城管局向位于滨江西路亚七餐饮排挡、阿九百草渔园等4家餐饮店下达了自行拆除通知书,要求在7月27日前自行拆除餐饮店;8月4日,琼山区城管局又向位于龙塘镇的18家餐饮店下达了自行拆除通知书,南渡江酒乡、香世界餐饮庄园两家被责令于8月9日前自行拆除。琼山区城管局副局长蒋崇标曾向媒体表示,若各餐饮店限期内不自行拆除,届时将联合各执法部门强制拆除。

“环保是重中之重,我觉得对于排污企业应该下狠招,拆掉餐饮店,杜绝污染行为。”市民吴先生对记者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位于滨江西路的4家餐饮店有3家还在继续营业,而收到通知书的南渡江酒乡、香世界餐饮庄园等餐饮店也没有进行自拆。

虽然餐饮店主称,近两年才要求必须办理环评后才能办理营业执照,而他们的营业执照是此前颁发的。但是,相关环保法律的执行,具有对过去的溯及力,所以政府行政机关的执法是有法律依据的。

南渡江西岸沿琼州大桥至龙塘大坝共有22家餐饮店,大多是1990年代初发展起来的,其中,10家位于主城区和防洪堤之内,12家位于主城区之外。19家处于经营状态。

调查显示,22家餐饮店全部未办理建设项目环保审批手续;5家没有工商营业执照,16家有工商营业执照,但未通过年审。

“十几年前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农家乐餐厅,因利用的是农村的土地,国家是不批准报建的,全国都一样。现在说我们的建筑是违法建筑,要拆除。那么请问,这些年,相关部门在干什么?”钟先生对于违建的说法也不赞同。

海口琼山渔家庄经营者陈老板告诉记者,排污是一个技术性问题,只要政府制定规范,提出整改要求,他们都可以努力改进,争取符合环保要求,不能把餐饮店一拆了之。

“当时城管部门都还没有,怎么现在反过来说我们是违建?”谈到“违法建筑”的说法,海口琼山渔家庄经营者陈老板显得有些激动。他说,自己祖祖辈辈都是本地村民,餐饮店所在地也是村里的。十几年前开始建餐饮店的时候,连“违建”这一说都还没有。

琼山区“五大办”负责人万某表示,南渡江沿岸餐饮店存在乱搭乱建的问题,属于违法建筑。餐饮店没有通过报建,也没有取得施工许可证。采访中,万某向记者出示了《海南省查处违法建筑若干规定》,他表示政府对于餐饮店违法建筑的查处,根据的是这个《规定》。据了解,《海南省查处违法建筑若干规定》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廖晖:南渡江沿岸绝大多数餐饮店确实是违反了环境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根据《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直接或者间接向水体排放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应当按照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规定,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申报登记”。《环境保护法》规定:“排放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必须依照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申报登记”。

记者了解到,这些餐饮店建成初期,由于历史原因,当时的城乡规划尚处于起步阶段,许多现行法律法规也都还没有出台。

多家餐饮店负责人表示,不愿意自行拆除,希望在政府的正确引导下进一步规范经营,做到合法排污,甚至做到污染零排放。

香世界餐饮庄园另一位负责人钟先生表示,排污并非是22家餐饮店单独面临的难题。“在南渡江沿岸,有镇政府、警察学校、警犬训练基地、看守所、养殖场、农场、工厂、村庄等,因地处农村,城市排污管道没有铺设到,和22家餐饮店一样,污水直接排进南渡江或渗入地下。”

王光和称,自己的餐饮店属于乡村建筑,而城管部门主要是负责城市管理,现在向乡村建筑下达拆除通知书,这是不妥的。

香世界餐饮庄园一位女服务员告诉记者,之前,她也跟村里人去海口市区打工,但由于各种原因,做不了多久就回家了。现在这份工作比较稳定,自己也比较满意,她希望能保住这个工作。

有市民坚决反对违法排污行为,支持拆除,也有人认为这些餐饮店既能满足市场需求,又能提供工作岗位,希望政府有关部门正确引导,让其合法有序地经营。

而正如符永康所言,因为无法贯通市政管道等原因,22家餐饮店均未能补办相关环保手续。

记者从海口市环保局获悉,根据相关规定,经营餐饮业,应该经过环保审批,首先需建立污染治理措施,验收合格后签发排污许可证,方可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

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规定是近两年才有的,目前海口有大批餐饮店没能拿到排污许可证,却仍在继续经营。

市民郭先生也认为,这些餐饮店解决了这么多人的就业,一刀切的拆除未免有点可惜,可以考虑区别对待,能整改的尽量整改,不能整改的再拆也不迟。

今年7月初,琼山区由区环境保护局牵头,会同区城管执法局、区水务局、区五大办、滨江街道、凤翔街道和龙塘镇政府等,对南渡江西岸的餐饮店展开了联合调查。

王敏表示,年底前分期分批拆除所有餐饮店这一部署是比较明确的,将在进一步的了解中逐步推进。这样做,是符合现有法律法规的。

19家正在经营的餐饮店中,除了海口龙塘香世界餐饮庄园这一家店设有隔油池,并与海口环保污油脂处理厂签订了废油回收合同之外,其余餐饮店都没有隔油池,污水处理设施多为化粪池或简易的沉淀池。部分餐饮店的污水直接通过排污口排入南渡江,直接污染了南渡江的水环境;其余的均通过化粪池处理后消化、渗透。另外,仅有3家店安装了抽油烟机,其余均为简易的风机排风,并有约一半的店没有任何除油烟的设备;对于固体废弃物,如废弃纸、一次性筷子、酒瓶等,有3家企业对垃圾进行焚烧处理,其余均用集中清运的方式处理。

律师廖晖:政府对南渡江沿岸餐饮店的拆除是一种行政执法行为,一个“好”的行政行为要求具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合法性”,另一个是“合理性”。

作为经营规模较大的餐饮店,香世界餐饮庄园设有隔油池。香世界餐饮庄园负责人符永康告诉记者,他们能比较有效处理油脂污水,但是对于洗手、洗澡等生活污水,一般是排放到地表,自然渗透、蒸发,这主要是因为没有市政管道。该店位于龙塘镇,远离市区,市政管道没有修过来。他们多家餐饮店的负责人曾到琼山区环保局要求办理环保审批手续和排污许可证,但是都被告知办不了,原因之一就是该地区没有贯通市政管道。

王敏表示,南渡江沿岸餐饮店所在地是宅基地还是农用地,是否在泄洪区内,这些问题还将作进一步的调查和确定,对于拆除违法建筑的具体措施也待具体落实。

“我们不理解,这些店经营了这么多年,大多受消费者欢迎,也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这种满足多方需求的经营,为什么得不到保护,还要被强制‘铲除’呢?”政府部门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这些店的长期存在,就说明了他们有存在的合理性。

“我们怎么也想不通,我们响应政府号召建起的餐饮店,怎么成了违法建筑?”8月8日,龙塘镇18家餐饮店向琼山区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提交了诉求书。

律师廖晖:在司法实践中,也并不是只要没有施工许可证或规划许可证就是违建,特别是涉及到农村集体使用权土地。出现这一问题,主要是因为规划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比较滞后,特别是一些规划行政部门的执法行为,滞后于南渡江沿岸餐饮店的建立。

行政机关要求餐饮店的拆除理由主要是环境污染和违法建筑,但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许多餐饮店当年开业时,一些法律法规还不是很健全,所以对22家餐饮店的拆除行为切不可盲目的“一刀切”。

对于因为没有贯通市政管道而无法合法排污的问题,钟先生称,解决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政府出台相关标准,如每个店根据其排污量建设排污池,硬化排污池,杜绝池外排放。尔后,政府派抽水车定时清理,企业付费。“这样既解决了排污问题,又减轻了政府财政压力。”

陈老板表示,十几年来,以他为代表的村民为餐饮店花费了很多心血。但是,考虑到政府发展规划的需要,他们不是不同意拆迁,但应该以征地的形式按照法律给予赔偿,而不是以违建的名义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