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的耕耘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3 22:10    次浏览   

“第一,从基金规模来讲,我们不喜欢特别大的基金,从创投、pe的角度来说,10亿、20亿以上的基金除非有特殊的交易手段,往往是行业平均回报率。我们更喜欢小而精的基金。例如3-5亿规模的基金,相对容易在市场上出业绩。第二,除了团队、过往业绩,我们比较看重基金本身的治理结构、公司股权、如何做投资决策、管理费和carry除了合伙人层面上,对团队有什么具体激励手段。第三,虽然某个机构可能很强,但要弄清楚一只基金到底哪几个合伙人在管理。我们不看机构是否大牌,是否有很辉煌的过往业绩和规模。我们看keyman,通过6年来积累的大量投资数据进行分析,从早期定性到定量全面的分析。我们关注单一合伙人在基金里的贡献、在基金中的角色,并用所投的项目、项目组合、退出的情况、投资回报率等,与同行业或同领域进行对比。”

“往后走”则是指更多以产业为背景的并购基金在这两年出现趋势明显。不仅仅pe\vc,母基金也更加强调与产业结合。不管是人民币基金还是美元基金,都在走专业化趋势,在大的主基金盘子之外,存在专门的医疗基金、tmt基金等,这是未来清晰的发展路径。

尽管早期投资失败风险高,但在对失败的容忍度上,不同的lp区别很大。姜明明提到这跟lp结构有很大关系,中国目前基金lp结构里,80%-90%来自个人lp,10%是机构投资人,跟美国gp的lp来源完全相反,机构投资人和个人投资人这两者对失败容忍度是不一样的。同时,很多人民币基金,包括美元基金在中国做人民币基金的时候,募资的过程当中说得太好,给投资人预期太高,只讲成功的项目、已退出项目,不讲失败的项目,也会导致心理上会有预期的反差。

从行业趋势来看,姜明明认为目前行业出现了“往前走”和“往后走”的两个趋势。“往前走”是指整个人民币基金越来越关注中早期投资。在2007、2008年以后,创业板发展迅猛,从几千亿到几万亿的规模。人民币基金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以pre-ipo为主,一只基金包打天下,什么领域都能做,什么阶段项目都可以投,到今天这个阶段,这样的基金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很难募资。同时,基金越来越关注中早期投资,参与项目价值挖掘过程,而不是进行掠夺性投资。

对于lp遴选gp过程中,最关注的最核心问题,姜明明表示,作为国内最早做市场化母基金的团队,无论是管理政府引导基金还是市场化基金的时候,盛世投资都完全按照市场化标准来做。6年的耕耘,很多市场化基金开始陆续退出,盛世投资根据过往数据,总结出了自己的基本规律: